第234章 灵儿的难言之隐
书名:四序大陆 作者:摇摆壁虎 本章字数:3311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1 05:05:55

闵兴的声音飘到灵儿耳里,不由得再次让她紧张。

她瞅了瞅秃顶男人,正如闵兴所说,父亲伤得不重。他的面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刚才那一阵异样的苍白,不知是被打的还是被吓的。

口中虽然流血,却是在落地时擦破了嘴唇,也并非受伤吐血,没什么大碍。

比起闵兴被鞭子所伤的程度,父亲受的伤实在是微不足道。好比是和人打了一架,挨了几下拳头,并没有伤及要害,休息两天就好了。反观闵兴,就算他的修复能力再强,在这强大法器的作用下,也是受了内伤,没有个十天半月难以恢复。

审时度势,灵儿不禁佩服闵兴的涵养。比起他们一家人的做法,闵兴报复父亲的这两下子,实在是非常克制了。

“父亲,咱们实话实说吧,闵兴,他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。”

灵儿拍了拍父亲衣服上的灰尘,想要拉着他进屋。秃顶男人一瘸一拐地拖着步子,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如此了,只是可惜了灵儿你啊。”秃顶男人神情落寞,悲伤地注视着女儿。

“没关系!”

闻言,灵儿面无表情地扬了扬嘴角,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进了房间,闵兴重新点亮屋子里的灯,坐在圆木桌前等他们。

此时,他的怨气已经消去不少。听力不同常人,灵儿父女二人的对话,断断续续飘到耳朵里,让他多少心中有数,这家人的所作所为必有隐情。

闵兴不是暴戾之人,自然不会因为误会滥伤无辜,即使秃顶男人做得很过分,他也克制了报复的冲动。闵兴的度量,和他的能力一样,早就超越了同龄的能士,非常的成熟。

等待多时,人却迟迟不进来。闵兴不禁感到身体多处隐隐作痛,情不自禁地啧了啧嘴。

他找到包裹,从中翻出一粒花丹服了下去。若是没有师父所赠的四魔聚气丸,刚才那通战损,最少也要十天才能痊愈。

药丸服下之后,立即在身体里产生作用,肌肉骨骼甚至过于紧张的细胞,没过多久就放松下来。

片刻之后,灵儿一家人垂头丧气地进来了。

闵兴弄不清他们的沮丧源自何处,哭笑不得地问道:“你们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做给谁看?我何曾把你们怎么样了?倒是你们一家人,居心叵测,害人不浅。哭丧着脸的人,应该是我才对吧?”

见他这样说,灵儿恢复了直爽的本性,咬了咬牙干脆地说:“闵兴,你不知道,我们这样处心积虑,是因为我中了毒,只有和你做那种事才能解毒。”

“什么?”闵兴惊得跳起来,满脸困惑。

灵儿叹了口气,拉着闵兴走出了屋子,向屋外的小池塘走去。

“你仔细看好了。”

站在池塘边,灵儿将手臂探进池水里。

没过多久,手臂周围的池水突然间开始冒泡,表面升腾起一阵白色的雾气,周围顿时泛涌起阴冷的气息。眨眼之间,池里的鱼虾生物纷纷浮出水面,小鱼翻了白肚皮,鱼鳞七零八落地飘在水面上。

灵儿将手臂提起来甩了甩,看着闵兴道:“看见了吧?我体内有剧毒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被一种叫做瞳霜冰蛇的能兽咬伤了,瞳霜冰蛇体内带有至阴剧毒。当时,父亲虽然想法救了我的命,但这蛇毒却一直存在于我的体内没有排出,直到遇见了你。”

说到这里,灵儿顿了顿。

闵兴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遇见我又怎么样?”

“你是至阳体,你的体液能中和我体内残留的至阴剧毒,所以我们才决定这么做的。”灵儿淡然回道。

闵兴闻言,恍然大悟,一时间竟有些同情灵儿。不过,他仍然有不少疑问没有搞清楚。

“你是如何知晓我是至阳体质?”闵兴继续问道。

“你是否记得碧波蟒向我们喷出的体液?若你不是至阳体,和我一起在它的体液里浸泡,应该早就中毒而亡了。你看你,一点事情也没有,这说明你的体质根本不惧我的阴毒。也只有你,才可以解去我体内的毒素。”灵儿望着他,有些抱歉地说。

经她提醒,闵兴回想起白日的事。

灵儿的手臂一伸进池塘,塘底的生物就被她毒死了。那碧波蟒口中喷出的液体倾盆而下,很快就把他和灵儿一起淹没了。就像池塘中的鱼,闵兴最终安然无恙,确实说明灵儿的体毒对他无效。

另外,灵儿与他亲密接触的时候,闵兴明显感觉到一种特殊的阴凉。如同抱着一块冰,迅速降低体内的燥热。现在看来,这些都是有联系的。

“我父亲酿的酒,不多不少,喝下十碗的时候效果最好。我给你的那包药,不但含有解酒的成分,也有催情的作用。药的剂量是我父亲商量好的,你若是服下,可以坚持到十碗。”

灵儿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闵兴,闵兴听了,背后一阵一阵起冷汗。

“这样精心设计,唱这一出双簧,若是真的想害我,我是必死无疑了。”转过身去背对灵儿,闵兴有些后怕地咧了咧嘴。

灵儿的眼睛湿润了,哽塞地开口道:“你的出现,我以为是老天赐来解救我的。对不起,闵兴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说完,灵儿背过身去。再转回来的时候,脸上的泪痕已经不见了,代替眼泪的是满面的笑容。

“看来,这丫头是个外刚内柔的姑娘。”闵兴闷闷地想,心里越发地过意不去。

他抬起头,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:“那你为何最后又逃了?还给我解药?”

灵儿一听,顿时羞红了脸,低声说:“我不是不知廉耻的人,你不愿意,我怎么好坚持?况且,我原本也不愿意。”

闵兴无语。

他瞟了一眼灵儿,英姿飒爽却不失可爱,颇有几分特别的味道。这样的姑娘,老天竟然让她从小受折磨,不能救她于水火之中,真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沉默半晌,闵兴转移话题道:“你从小带毒生存,是不是已经习惯了?”

“我给她服下的药,只能暂时封冻住毒性,但这是有时间限制的。上百年过去了,期限也快要到了。若是无法及时找到解药,再次发作,我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闵兴诧异地扭过头,秃顶男人和中年女人正朝他们缓缓踱来。这句沉闷的解释,便是出自秃顶男人。

“一百年?难道你已经不止一百岁了?”闵兴目瞪口呆,上下打量着灵儿。

灵儿耸了耸肩,木然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,父亲说是就是吧。”

难以相信,灵儿怎么看也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,没想到居然有百岁年纪?这样看来,秃顶男人和中年女子,岂不是几百岁高龄了?

看来,这一家人虽然没有自然能量感应力,但也绝非普通人。不然,也不会在这能兽山脉居住几百年了。

闵兴曾经听说,这世上有一族群是隐士,寿命长得惊人。或许,这一家人就是古族人。古族人都是最优秀的工匠,这也可以解释他们一家为何拥有如此众多的宝器。

正在闷想,秃顶男人突然语带哭腔地深拜道:“闵兴,求你救救灵儿吧。我们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她毒发身亡?看在她救过你的份上,你就救救她吧。”

一句话,提醒了闵兴。闵兴连忙扶起灵儿的父亲,郑重地表态道:“放心,我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
“父亲,若还是那样做,我是断然不愿意的。我们是朋友,没法做那种事。”

灵儿打断了他们的对话。闵兴和秃顶男人都很震惊。灵儿的样子很坚决,有一种宁折不弯的气势。

听到灵儿说朋友,闵兴颇有感触。

“是的,我们是朋友,是朋友就不能见死不救,我一定能找到别的办法救你。”闵兴安慰道。

灵儿看着他,眼里落下一排滚烫的热泪。闵兴抬起手,轻轻地帮她擦去。

如果说,原先闵兴对这件事还有一种荒谬之感,此时此刻,他已经完全理解了,甚至连那一丝尴尬也荡然无存。

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救人,同时,还不能践踏了灵儿的尊严操守,也要顾及自己的颜面。这样一来,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呢?

思考片刻,闵兴眼前一亮,悠悠地对灵儿说:“灵儿,你不就是需要我的至阳之气来对抗你体内的阴毒吗?不如,我直接给你输入真气,效果不是一样吗?”

灵儿疑惑地看向父亲,秃顶男人想了想,开口道:“这个办法我也想过。只是这样做,吸收的效果不好,而且难以掌握分寸。既然没有别的办法了,我不反对你试试。”

闻言,闵兴和灵儿欣喜若狂,激动地互相对视了一眼。灵儿的目光一转,无意中注意到母亲,她的脸上仍是愁容满面,似乎并不赞成这样的做法。

接着,她缓步走到秃顶男人耳边,两人悄悄地商量着什么。

闵兴紧闭双唇,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。他有些困惑,这个节骨眼上了,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